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

  人类之所以能成为地球上的主宰,是因为人类属于智慧型的高等生物,人类用头脑思考问题,道德约束行为,法律制裁犯罪。如果一个人脱离了道德的约束,用偏激的思想指挥自己的行为,那这个人就再也不是人了,而是魔鬼,最终也必受法律的制裁。人在出生时都是善良的,都有自己的道德行为规范,人魔的转换也全凭一念之间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人一旦有了魔性是非常可怕的,魔以血生,他们变得嗜血凶残,冷酷无情,行为更是令人发指。2011年在挪威发生了一起震惊世界的惨案,而惨案的制造者就是一个比魔鬼还魔鬼的人,他把杀人当游戏,制造出惊天惨剧。当人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,当鲜血染红了地面,当尸首漂浮于大海上,他感觉到的不是恐惧和害怕,而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和满足,杀戮让这个极度疯狂的人变得无法理解,他在被抓入狱时,甚至还露出了具有成就感的笑容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这个嗜血人魔是个挪威人,叫安德斯·贝林·布雷维克,现年32岁。2011年7月22日,人们还像往常一样工作和生活着,而这一日谁也没预料会有大灾难发生,在挪威政府大楼前的一块空地上有一辆很不起眼的汽车,也就是这辆汽车在毫无征兆下爆炸了,这是一个汽车炸弹,而引爆炸弹的正是这个叫布雷维克的家伙,剧烈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严重破坏了这个17层的大楼和附近的很多建筑。窗户玻璃碎片,砖块碎石,金属碎片到处都是,四处都是一片狼藉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爆炸当场炸死8人,多名人员不同程度的受伤,如此骇人听闻的大爆炸让民众感到非常恐慌,人们不知道真相,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爆炸,挪威警方在爆炸发生后立即采取了行动,对奥斯陆全城进行戒严,处理一切有可疑迹象的包裹,驱散附近的人群,安抚死难者家属和受伤的人们。惊恐的人们在经历此次爆炸后变得非常脆弱,很多人还在不停的哭泣,他们庆幸自己在爆炸中还活着,但他们哪里知道杀戮才刚刚开始,更大的悲剧正在又一次的悄悄发生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当惊慌失措的人们在等待事件的真相和事态平息时,惨案再次发生,在距离奥斯陆城西北边40多公里的一个叫做于特的小岛上,700多名14岁到18岁的青少年在这里举行挪威劳工党青年团年度活动,他们无拘无束尽情的享受着沙滩,阳光和海风,青春年少,岁月静好,他们都是一群有着美好未来的一群孩子,大家都在一起有说有笑,非常热闹,哪里知道死亡已经随着海风慢慢的吹了过来。这时有一名穿着警服的30多岁的警察向他们走了过来,而这名警察正是假冒的布雷维克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这名假警察手持半自动枪械直接冲进了活动中心,向毫无戒备的青年团成员猛烈射击,枪响过后,倒下了一大片,鲜红的血从他们的身体流出,一个个鲜活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被杀人狂魔终结,顿时,几百人像炸了锅一样四处逃窜,哭喊震天,而他又拿枪追击着奔跑的人群,枪声响了又响,很多人倒在了大海中,尸体随着波浪漂浮着,如此疯狂的杀戮,造成69人死亡,几百人受伤,事件发生后,挪威警方接报立即对他进行了逮捕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8月24日上午,万众瞩目的挪威“7·22”爆炸枪击案在奥斯陆地方法院宣判。布雷维克在法庭上承认了自己是这两起事件的制造者,但他拒不认罪,他甚至坚持认为自己的行动是“正义”的,是“以行动拯救欧洲”,五名法官也对他的精神也作可认定,一致认为布雷维克精神正常,他也一再表示自己很正常没有问题,最终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21年,面对法官宣读判决书,布雷维克始终都面带微笑。因为他是极端危险人物,监狱对他专门安排了囚室,与其他囚犯隔离,以免他再伤害到别人。

血祭:凶残歹徒持枪对700名无辜少年疯狂扫射,杀死77人证明自己

  后来警察经过调查,此次凶残杀戮不是恐怖主义的恐怖袭击,是单纯的个人所为,布雷维克想用枪杀更多的人来证明自己的影响,他仇视多元化文化,在他的计划里是要杀死一万人,他甚至还想获取核武器。因为挪威没有死刑,布雷维克的父亲在8月25号对民众说:儿子更应该用自杀来结束罪恶的生命,我无法理解,怎么可以发生那样的事,没有一个正常的人能干出此事。此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,但它留给人们太多的沉痛是岁月无法磨灭的,偏激反和平的激进分子希望用无辜者的鲜血祭奠自己,他们是无法理解自己给被害者亲人和其他人所带来的巨痛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